△○丨 HL

开学长弧致歉
一只极易入各种坑,爱好写文的狐狸。

占tag致歉!
宣一语c群,常年活跃人数大约在十几上下,潜水太多了急需各位小可爱的深水炸弹。
纯正的哈迷集中营
ps:原创,原著都可以!群内很佛系,规矩基本上没有(´-ω-`)适合语c小白和新萌\(//∇//)\
急缺斯教【悄咪咪:有小姐姐找气正斯内普处西皮哦】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睡姿

成功嫖到欧叔的少女终于放下了伪装,在床榻上彻底放纵了自己。

ALL MIGHT看着身旁年轻的八木夫人的睡相,想到她原来故意呈现的美美睡姿,笑得宠溺又无奈。

少女喜欢黏着ALL MIGHT侧躺着睡觉。即将冠上八木的姓氏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抬起一条腿勾住身旁人的腰,一手捏住傻大个的领口,像是吊在树上的考拉。

现在呢,她半个人都趴在ALL MIGHT身上了。

要是一天辛劳的ALL MIGHT还剩下一点膨胀的时间,他会把它们献给此时的少女。他固执地认为肌肉形态的他更能给少女安全感,不管少女怎么申辩他的帅气和身材没有关系。

ALL MIGHT脸红着自豪地想,我的NO.1胸膛肯定宽阔又结实,不然少女怎么喜欢趴在上面呢?

ALL MIGHT一动不动地躺着,伸手轻轻揽住身上的少女害怕她滑落下去惊醒。

半夜总会漏气,他憋着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慢慢侧过身,把熟睡的少女放在床榻上,这才如释重负地变成干枯的样子。

少女把他的领口拉得斜斜,凉飕飕的空气爬过他裸-露的锁骨。

“看来明天要好好说一说少女睡姿的问题了。”

不知道自己无赖行为的少女还在微张着嘴巴呼呼大睡。

ALL MIGHT看着他八木俊典所守护的少女睡得安稳,心中升起一阵愉快的柔情。他前倾着身体,轻轻吻着少女的额头,嘴角的笑是又宠溺,又无奈。

“可转念一想,这样也没关系呢!”

——————————————————————
长弧人口诈尸!ԅ(¯ㅂ¯ԅ)
今天也想嫖欧叔!

新坑预告

我要进军班长了!是的我连饭田都不放过。
正在积极收集资料,,,
班长是狮子座呢,,,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欢迎留言!
希望到时候有小天使捧场!
我会加油的!PLUS ULTRA!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弔/雾×你(六)

这是第五章的续集!!
希望喜欢!
ooc致歉!略血腥。
少女没有个性,因为她就是在座的各位!

前文戳这里:第五章

死柄木弔对比了一下自己手腕的颜色和怀里少女的脸色。

都跟自己一样苍白了。

少女下垂的手腕仍然慢慢流出暗红色的鲜血,滴落在地板上,绽了一路。

死柄木弔冷不丁松手,把少女扔在床上。

少女闷哼一声,疼痛从手腕的伤口溢出,她倒抽凉气,蜷缩着护住自己的手。

死柄木弔刚刚紧握的地方还发着白。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少女痛楚的样子,烦躁地挠挠自己的脖子:“既然怕疼还要割自己,真麻烦。”

他蛮横地一手掐住少女的手腕,高高举起。

因为干脆的痛感,少女头上冒出冷汗。她口舌发干,呼吸轻飘而急促。

“水……”她满怀希望地看着死柄木弔。

死柄木弔此时并没有注意到虚弱的少女的需求,他的视线游移在少女苍白的面孔和蜷曲的身体上,还有因为失血的口唇发白。

真是脆弱呢。

他红色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兴奋和轻蔑,好像居高的捕食者看到血。

他俯下身去,轻轻嗅着少女手腕上的快要结痂的伤口。

“你切到的地方是静脉哦。”他嘴角扬起,牵动了眼角的皲裂,勾勒出奇异的笑意。

他轻轻揭开血痂的一角,暗色的液体又开始流动。

“你干什么?”少女想要拉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不剩了。

死柄木弔紧紧盯着少女凹陷的静脉,兴奋的神情浮现出来。

少女嗅到危险的气息。

这家伙,是被渡我附体了吗?!

“静脉血,流得很慢。”他看着少女眼里的惊慌,慢条斯理地讲解起来,“不容易致死。”

“要死的话,我来教你啊。”一个大大的诡异笑容。

“……不用麻烦……”

“颈动脉……”他在床沿坐下,一只手轻轻抚上少女的脖子,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捻起一块皮肤,“在这下面。”

他感到少女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感到少女轻飘而又急促的心跳。

他颇有恶趣味地附身耳语道:“这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

少女大气不敢出,乖乖盯着前方的墙壁。

死柄木弔转动眼珠,满意于少女现在的僵硬。

“但是对你来说啊,还有另外的呢。”他突然直起身来。

他的手掌离开了少女的颈脖,轻轻擦过她的锁骨,顺着体侧的线条向下,在少女的盆骨边抚过。

少女的意识还算清醒,立刻被这凉飕飕的粗糙手指的抚摸惊到。她惊疑地看向死柄木弔,却发现他近于狰狞地兴奋。红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与她对视着。

触感停留在了大腿内侧,因为尴尬姿势而凸现出的韧带中部

死柄木弔立起食指,指甲带来一丝近于刀片的触感,他一点一点摁下食指,埋进少女的大腿。

丝丝的刺痛刹那间弥漫开来,在大腿上下攀爬,竟然带来一丝快感。

我是受虐狂吗??

少女忽然意识到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腿无比沉重。

“这里,往里面三厘米。”死柄木弔忽然收起了微笑,回复了往常病怏怏的冷漠状态。

“那就是ALL MIGHT也救不回来的。”

少女闻言垂下了头。

“……你不问我为什么想死吗?”

死柄木弔发出一声轻笑,像咳嗽。

他心中忽然涌起一丝冲动,压抑的感觉铺天盖地,他喘不过气来,愤恨地看给他向带来难受感觉少女。

这个女的越看越讨厌,越看越想把她吃掉。

他顺势把少女的大腿一拉,一手抚上少女的面容,四根指头点在少女面容的轮廓。

他感到手心有一股温热的鲜活的气息。

只要放下小指就可以驱散的气息。

“那需要理由吗?”他低头吻上少女暴露在外的白皙的颈子。

突然黑雾弥漫,遮挡了他的视线,下一刻,就失去了手中的人。

他向下一探,触及到一片秀发,慌忙间竟五个指头抓去。

死柄木弔慢慢收回手,看着手中化为黑色尘土的发丝。

“黑雾。”

两缕金黄浮现在黑色的雾墙上:“她刚刚失血过多,我实在不能放任你乱来。”

死柄木弔沉默着,突然五指成爪向黑雾的脸袭去,黑雾自是快速消失,死柄木弔只打散了一丝雾气。

“都他妈的该死。”他轻轻地说。

又是熟悉到黑暗和失重感。

而少女却如释重负。

下一秒,她坠落在一片干净的床单上。灯光柔和。

她再转头一看,床头有一杯水。她艰难地端起放在嘴边,入口甘甜。

是糖水啊。

一双手突然温柔地擦去少女嘴角边流下的糖水。

“小姐请不要着急。”手上的负重一轻。

——————————————————————
资料
中度休克:失血量达体液的20%-40%时(约800-1600ml),患者神志尚清楚,表情淡漠,口渴,肤色苍白,肢端发冷,脉搏100-200次/分,血压下降,表浅静脉塌陷。【就是这个设定啦】
还有哦,希望涉及的内容永远也不要尝试!
我爱小天使门(。・ω・。)ノ♡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弔/雾×你(五)

ooc现场,致歉
少女已经在里面生活了,但她没有个性,因为她就是在座的各位。
前文戳这里出产目录
没问题的话上文了!

死柄木弔五个手指头一齐摁向浴室的木门,手指接触之地木块片片掉落,焦黑吞噬着破洞周围的木头,顷刻间破成一个狰狞的大洞。

“黑雾,有个吵闹的家伙说要洗澡,浴室里却没有水声。”

死柄木弔抬起脚,穿过还没有完全崩坏的门:“时间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站定,血红色的眸子锁定跪倒在地板上的少女,慢慢移动到她埋进浴缸里的手腕。

他看着一缸淡红色液体,啧了一下舌:“你都不好奇她在做些什么吗?”

血腥味透过破碎的门钻进黑雾的鼻子,他金黄色的眼睛微微抖动。

少女脸色苍白,眉头因痛楚锁成一团。

“死了吗?”死柄木弔弯下腰,凑近少女的脸。

少女没有反应。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抓住了死柄木弔,他痛恨这种无着落的焦虑。他食指的指甲嵌进拇指,划拉过一条发白的痕迹。

“你死没有啊!”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意,拉过少女泡在浴缸里的手。

少女迷糊地睁开眼睛,在一片黑点之间看见死柄木弔正在查看自己的伤口。

没有死成啊……在天堂怎么可能看见这个家伙呢?

少女轻轻叹了一口气,感到一股缺氧的虚弱。她急促地呼吸着,慢慢转过头,看见死柄木弔专注地用另一只手抚开伤口附近的水流。

死柄木弔的手不是冷冰冰的吗?少女感到手腕一点温热。

沾染着红色的水流滴落,伤口被这么一动,又慢慢涌出暗红色的血。伤口边缘已经结出血痂。

“……太浅了。血都没有喷出来。”

我刚刚在自杀诶你就这句话?

少女看向死柄木弔的眼睛,却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皲裂的皮肤甚至都没有多少皱纹。

死柄木弔的手微微上移,死死扣住伤口往上的皮肤。牵着少女的手,他站起来。

“起来。不要那样一副表情。”死柄木弔微微眯起眼睛。

她敢死啊,我都没杀她,她敢自己死啊。真是烦死了。麻烦死了。他空余的一只手狠狠抓了抓自己脖子后面的皮肤,疼痛夹杂着快感暂时淹没了心中的无名火。

“我来吧。”黑雾跨进门里,蹲下身子,一手穿过少女的膝盖下方,一手揽住少女的肩膀。

“放开。”死柄木弔突然发声。

黑雾抬起头,看到了一双充满危险意味的红眼睛。

“我不想你碰她。”

【未完待续】

——————————————————————
最近因为课程原因失踪了几天!很抱歉没有及时更文!
老早就想写这个了!就是没有合适的梗。。但是最近上生物竞赛的时候老师介绍了下人体血管,
介绍了一下股动脉……
所以突然灵光一闪嘿嘿
这个梗还没有写上去,应该会向车发展,所以说要酝酿一下!
谢谢小天使们看到这里!
我会继续努力的!

有几个细节
扣住伤口往上面的皮肤其实是在止血
只割到静脉所以流出的血颜色较暗,流速较慢。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欧叔家丫头性转了(三)

前文戳这里
欧叔家丫头性转了
出产目录
————————————————————
冢内直正是一个正直的人。因为个性缘故,他终是与英雄这个职业无缘。但是当个警察同样可以回报社会。

他凭借着自己的兢兢业业而事业有成,只有警方重量级大事才由他亲手打理。

ALL MIGHT监护的人中了个性变成男孩子。

正在看事故档案的冢内警官被嘴里的茶水呛到了。

他随手提起自己的风衣,套在身上,带好了这次事故的档案往ALL MIGHT宅赶。

毕竟私下里他也知道ALL MIGHT对监护的少女还是很走心的,要把这次事故好好解释给他听才行。

不仅仅是职责本分,总觉得把他护着的少女糟蹋成这个样子他会跟自己友尽。冢内警官皱着眉头看着档案上一脸懵逼穿着可爱短裙的“少年”图片,加快了脚步。

欧宅的大门虚掩着,冢内警官职业地警觉了起来。他慢慢靠近房门,悄悄探出头去——

“是我太大意了!不会再给你第二次偷袭的机会了!”

冢内警官先是一惊一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愕地看去——

穿着短裙,失去梦想的“少年”缓缓流下鼻血。

ALL MIGHT正气凛然地站在他的面前。

“说,你把少女怎么样了。”

……

掉色的冢内警官平生第一次萌生出想要掉头离开犯罪现场的冲动。

但是他是一个何等称职的警察,立刻推开大门,飞奔到地板上的“少年”面前,查看他的情况。

“啊,冢内君,你来得正好。这个犯罪分子就交给你了!天朝少女她似乎下落不明……你在干什么?”ALL MIGHT把手搭在半跪下查看少女的警官肩上。他虽然笑着,但眼神无比严肃。

意识似乎不清,大概是脑震荡。冢内警官慢慢收回自己的手,黑着脸把怀里的档案递给ALL MIGHT。

“这是……”ALL MIGHT打开档案袋,抽出里面的资料。

“呃?!”一股鲜血喷洒,弄脏了他手中的资料。ALL MIGHT深陷的眼窝紧紧盯着点洒着鲜血的A4纸,看着那张照片。

笑意渐渐消失在他枯瘦的双颊。

笑意消失在脸上。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资料,吞了一口血沫,低垂眼眸看向地板上的人,又看看冢内警官。

冢内警官黑着脸点头的样子把ALL MIGHT最后一点侥幸吞噬得干干净净。

ALL MIGHT【V】

如何给重要的人赔礼道歉?

——————————————————————————

ALL MIGHT是最棒的!!!

一拳打爆!!

————————

欧叔在我床上

楼上的怕是连问题都没看就在秒回了吧。

————————

ALL MIGHT是最棒的!!!

抱歉呢!我确实没有看!反正没有什么ALL MIGHT一拳解决不了的事!!

……

迈特侠*

不知道有多么重要呢?如果是朋友的话,上次的蛋糕就很管用了。不要太苛求自己了,NO.1HERO犯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爱您。

————————

下弦月*

楼上是天使吧。等等,上次的是什么鬼?

……

ALL MIGHT【V】

真是非常感谢大家的排忧解难,只是这次好像以上方法都不管用了。【ALL MIGHT比心心.JPD】

————————

幻想症*

很重要还很难哄?莫非……

————————

东方不昧*

试试键盘榴莲搓衣板

————————

祖玛就是神*

虽然知道这个消息很痛心,但是键盘榴莲搓衣板了解一下。

……

欧厨10086

您洗洗干净往床上一躺绝对一切都解决了。

躺在床上的少女动手给欧厨10086的评论点了个赞,拉着被子盖在浑身僵硬,双颊透红,乖乖认命,蜷着腿侧躺着的的ALL MIGHT身上。

————————————————————————

注*:有没有觉得迈特侠很眼熟?

          没错就是出久小时候给自己取的英雄名。

          有没有觉得有些ID很眼熟?

          没错就是我懒得取名字去随机抽取的几个小可爱。【打死】

         我爱你们!!❤️❤️❤️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欧叔家丫头性转了(二)

|・ω・`)小天使们要的后续
yeah写这个真的有意思(。・ω・。)ノ♡

前文戳这里
附上出产目录
————————————————————

“咳……”ALL MIGHT感到“少年”的喉结在艰难地滑动 ,再一看,却发现因为自己用力过猛,他的脸色已经因为缺氧病态地涨红。

ALL MIGHT微微松了摁住他侧颈的手。

自卫,非暴力。ALL MIGHT默默警告自己,企图恢复一些理智。

但看到不见踪影的少女的衣物穿在这个家伙身上……如果这个混蛋对自家少女做了什么,无论什么……

ALL MIGHT用手肘抵住“少年”的脊椎。

恢复自由的气管猛地摄入空气,狠狠呛到了“少年”。咳嗽牵动了被压制的四肢和脊椎,ALL MIGHT像铁打的栅栏,禁锢住他的动作。

脆生生的疼痛从ALL MIGHT的手掌下蔓延到全身。

中了奇怪的个性,一个人担惊受怕地就诊,忐忑地等待,胡思乱想了好几种结果,还有,俊典会是个什么表情?

可是就是没有想到他会伤害自己。

混蛋,我不过是变了个性别,你就把我往死里揍。

“少年”鼻子一酸,委屈涌上心头,泪水就噼啪掉下。

说好的守护呢?

他咬咬牙,肺部猛烈抽动,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ALL MIGHT看见“少年”眼熟的下巴上挂满了豆大的泪珠,愣住了。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太熟悉,熟悉到让他手下一松,陷入了迷茫。

感到背上的压迫终于松弛,“少年”心中松了一口气,又涌起一丝温暖。他哽咽了一下。

认出来了吗?

他活动了一下失血的手腕,一股酸麻和隐隐疼痛袭来。他气不打一出来,觉得该操作一番,让傻大个永远记住这件事。

愧疚死他。

上次对不起出久他可是亲手做了蛋糕赔罪。

今天这么大的事,不拿俊典来陪,绝对不原谅他!

他再唠叨什么男女有别也没有用。

反正现在是男男。

“少男”脑海里浮现出ALL MIGHT爆红的脸。他这样想着,吸吸鼻子,突然闪电般地转身抱住ALL MIGHT的手臂张嘴就咬。

此谓令人印象深刻的操作。

ALL MIGHT显然比他更快。他一个扬手把张牙舞爪的“少年”拍回到了地板上。

“少年”只觉得额头笔尖下巴颏磕到了铁板上。哎呀自己的小鼻子变了变了样。

咚地一声闷响,“少年”眼前的图案慢慢被黑色的小点吞噬,像逐渐崩坏的屏幕。他撑住自己的意识,努力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

四周嗡嗡地响。

有一股热流从发酸的鼻子里涌出,划过脸庞。

ALL MIGHT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回音晃荡着:“刚刚是我大意了……不会再给你第二次偷袭的机会了……偷袭的机会了……”

喵的。

ALL MIGHT望着地上半天没有动静的人。

“少年”用失去梦想的目光绝望地看着ALL MIGHT。

鼻子里的血已经结痂了,那是血小板的辛勤工作的成果【划掉】干巴巴地贴在脸上。他做不出一点表情。

“说,你把少女怎么了。她人呢?”冷冷的命令。ALL MIGHT又一次逆着光站在他面前,光影剪出他健美的肌肉线条。从这个角度,他显得尤其高大。

终于知道为什么敌人也会被他圈住。这份正气凌人的威压放在谁的身上都能震慑住对方啊。

俊典原来不只是温柔安稳的臂膀和开朗幽默的漂亮话啊。

“……”

得到了教训的“少年”觉得现在的任何动作都可能把自己搞死。

这是此欧厨第一次正面感受到NO.1HERO的强大。

——————————————————————
|・ω・`)为什么会这么暴躁呢?
恕我直言,如果是弔哥的话可能连渣也剩不了(´-ω-`)
什么还是熟悉的触碰不过这次有五个指头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欧叔家丫头性转了

最近发现性转梗蛮火的hhh
我也来迷之性转!
\(//∇//)\

出产目录
————————————————————————
今天的阳光很薄,覆盖在身上丝毫没有暖意。只是遮掩住最近些许的惶惶,展现出表面的安宁。

即使是在暑假,ALL MIGHT最近也行色匆匆。

这天,ALL MIGHT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家宅:“我回来了——”

“欢迎。”换鞋子的动作一顿。

男生?

ALL MIGHT抬头望去,只见沙发上露出一个短发后脑勺。

少女带同学回家了吗?她从不这样做啊。

一带就带了个男生?看来要好好教导她男女不亲的事情了啊。

ALL MIGHT心中涌起些许不美好。

他知道我这个骷髅脸是ALL MIGHT吗?

那个男生站了起来,走出了沙发的遮挡。

ALL MIGHT咯了一口血。这是个变态吧……穿着这么可爱的短裙?

等等……这不是少女的裙子吗?

ALL MIGHT看着这男生,虽然眼熟但是却叫不出名字。他心中划过一丝警觉,试探着向屋子里叫道:“少女?”

男生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她,啊不,我……”

恐惧擒住了ALL MIGHT的心脏,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因为愤怒和紧张慢慢变成了肌肉状态。

没有少女的回应。

下一刻,ALL MIGHT已经出现在“男生”的背后,干脆利落地扣住他的脖子,向下猛地一压。

“男生”的惊呼和吃痛闷哼接踵而至。“他”被压倒在地上,疼痛在身体磕地的部位蔓延。ALL MIGHT的手炽热,却比地板还要冰冷。“少男”一侧耳朵贴地,脖子生疼,动弹不得。

他艰难地看向ALL MIGHT,那双平日温和的蓝眼睛此刻溢满难以言传的张狂和冷酷。

他咧开嘴角,向下。

“你把她,怎么了。”

他发狠压低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少女:所以我现在还是感动好还是mmp好?

后文戳这里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在相泽消太的课上打瞌睡

昏昏眼,一半微开一半盹。

你奋力睁开眼睛,看见眼前一片重影。

老师的声音似乎也是重重叠叠,词字都懂,过耳之后糊成一片,又支离破碎。

撑住。你对自己说。

懒洋洋讲课的声调一停,相泽消太慢慢放下手中的教科书。

不知处于什么原因,他觉得眼前这一幕应该好好欣赏。

你微眯着眼睛,又奋力撑开,瞳孔无力地游走。唇口微张,摇头晃脑。

好丑。

四下的学生看看他面无表情的脸,大气不敢出。

你正在和脑内诡异多变的引力做斗争,大脑处于死机边缘,甚至不知道讲师已经在盯着你。

突然你腰间一紧,身体猛然一升。你倒吸一口凉气,睡意消失了一半。

相泽消太看着你惊愕的神情,露出了温和?龙猫笑。

你看到老师的微笑,又没什么动作,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犯什么大事。昨天作业太多啊……帮我提神,老师还是很体贴的。

你笑笑,张嘴欲言——

你感受到腰间一股强大的拉力,似乎在帮你向中老年某种疾病靠拢。

午后的阳光浓得刺眼,蝉声聒噪。

高处的有些许的凉风,吹干了你的冷汗。

你被吊在窗外,看着下方草坪,双脚发软,死死抓住了腰间的缎带。

果然体贴什么的都是浮云……

老师我错了……

在我的课上打瞌睡还想好过?

下课后,心灵受到损伤的你食欲全失。你趴在座位上感叹生命易逝,相泽危险。

然后昏昏然迷了眼。

相泽消太路过教室,看见斜斜的阳光洒落在你背上。你把自己的脸护得很好,但从均匀的起伏来看,你睡得大概很香。

真像午后阳光下偷懒的猫。

他看着这养眼的画面,面无表情地思考了一阵,低头在作业清单上多加了两项。

今天也晚点睡吧。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欧叔的深夜食堂


出产目录

有没有过这样的夜晚,脱离梦境后被一股力量驱使离开自己的小床。

这股力量,不是来自膀胱,而是来自罪恶的胃。

“ALL MIGHT……”立在ALL MIGHT床前的少女弯下腰,轻轻在他耳畔呼唤,“监护人?”

“……嗯?”ALL MIGHT向来睡得很浅。

“我饿了。”少女不好意思地挠头。

她突然有点后悔,ALL MIGHT白天大概已经累得够呛,而自己却还有无礼的要求。

刚想开口,却只看见他从被窝里抽出身来,睡衣松松挂在瘦弱的身上。

他揉揉自己的金色头发,刚刚睡醒时的声音有些嘶哑:“想吃什么?不过,家里好像只有拉面了。”

厨房响起点火声,少女坐在ALL MIGHT床边,陷入了愧疚。

她叹了一口气,向后一倒,懊悔地闭上了眼睛。

呼吸声突然均匀。

……

ALL MIGHT端着热气腾腾的豚骨拉面,汤汁乳白,浓香四溢。

他看着安安稳稳睡倒在自己床榻上的少女,又看看烫手的拉面。

少女你倒是来把它吃了啊。

ALL MIGHT瞥见少女紧锁的眉头,一愣。

是我照顾不周吧,不然怎么会晚上感到饥饿难耐呢?

他放轻了脚步,绕到床的另一边去。他慢慢坐下,恐惊酣眠的少女。

他无声地捞起面条送进自己的嘴里。

多年以后,少女和俊典已经躺在一张床上。

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少女睁开了眼睛。她看着眼前安稳的睡颜,不忍打扰。

哪知八木俊典先生也被一股邪恶的力量驱使,醒了过来。可是不知为什么双颊通红。

少女看着那漂亮的蓝眸,忽然很想撒娇:“俊典,我饿了。”

八木俊典听闻此言,红晕攀爬到他的脖子上,他突然嘭地鼓起肌肉,露出笑容,强壮的手臂将少女揉进怀里。

耳边酥麻,他的声音沙哑,明明颇为羞涩却仍是一口气撑住体型想耍帅一把。

……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八木先生?